【Y2】一方通行(2)

不良少年sx野球少年n              

01

02

其实二宫和也在很早之前就听到了机车呼啸而过的声音。甚至比樱井翔听见的清脆的击球声更早。

一个月前的清晨,一阵突突突的机车声把在窗边托着下巴神游的二宫和也惊得一抖,条件反射的看向窗外,只看见一个呼啸而过的背影。

虽然看不清脸。

但是个溜肩。二宫总结道。

 

之后那个少年又来了好几次。有时会间隔两三天,有时候是天蒙蒙亮,有时候是三更半夜。但那机车的发动声每次都会让二宫心跳骤停一拍,眼神不由自主的向窗外飘去。

就总能看见一个穿着紧身黑色背心的少年风风火火的开着机车从他窗前驶过。大概是个不良,炸着一头裹挟着气流的黄毛,耳边和脖子边闪烁着耳钉和吊饰的光。

在清晨的薄雾里,在路灯的朦胧中。

自由又充满力量。就像那句歌词。

“鸟のように    空高く行けよ”

只是看着那个少年,二宫总会涌起一种奇妙的追寻的冲动。

不知是想要追上那个少年,还是追回其他一些什么也许被自己压抑了很久的东西。

开始好奇那辆机车,那辆机车上的少年,和那辆机车上的少年所看到的的世界。

真烦人。二宫对着窗外说。

也不知是在嫌弃节奏单调的机车声还是在嫌弃这样轻易被影响的自己。

 

之后的二宫就像解锁地图一样,每天都有新的发现。

“这是在借机锻炼棒球比赛中必不可少的动态视力。”二宫为自己找了一个绝妙的理由。

手臂线条很好看。

有清澈磁黑的大眼睛。

半眯着的时候眼尾会微微下垂。

有几根毛翘得格外高。

手臂上隐隐约约纹着什么字。

后背上总有一片深色的汗渍。

他可以就这样看一天。二宫和也托着腮想。

 

不。然而只给看十几秒。

呼啸而过的机车提醒了二宫和也这个残酷的事实。

只是有一点,二宫总能见到那个少年从远处的那条坂道驶来,却未曾见他驶回去过,明明家门口这条路并不是一方通行。

这大约是个不喜欢走回头路的,二宫撑着脑袋想。

就在时不时的机车声或者其实是机车上的少年的撩拨中,暑假日子一天天消磨过去。每天照样是雷打不动的打游戏,翻漫画,以及傍晚在野球场里孤单又愉悦的击打练习。

 

但是在那些小小的撩拨之后,那天下午突然来了一发大招。

一个全力挥棒之后,转身突然看到那个机车少年竟然扒在铁丝网边。

……一定是挥棒方式错误。

第二个挥棒之后,少年的身影也并没有被自己挥走。只是一对上眼就马上错开了。

为何会被不良找上。

二宫开始思考自己低调的人生查缺补漏,做过最糟糕的事是17岁的时候还尿了床,爆的几次粗口是在战斗游戏里碰到的坑队友,惹过的都是足球游戏时在太平洋那面输得体无完肤的外国人。

也许,他只是对铁丝网,不,对棒球有兴趣?

良久无解。

毕竟少年心性,偶尔想要偷懒的二宫会撑着头仰躺在草地发发梦,只是一听见远处传来每个下午安定的机车声,便蹭的一下蹦起来,直起自己的小身板,凹好造型,抿着嘴专注的开始挥棒……就像是发现镜头转向自己一般自觉。

这之后再偷偷瞥一两眼确认他的存在,继续假装若无其事的开始练习。

不知为何,总想让他看见自己最好的一面。

简直比教练看着自己的时候还要紧张。

只是大概天气燥热,集中在握着球棒的手臂上的血液好像开始倒流向耳朵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像玩敏捷小游戏一样,两个少年开始比谁在对方发现之前先错开眼神。

几十局的交锋以后,二宫选手压倒性胜利。以至于另一方甚至还以为自己隐藏得滴水不漏。

依然没有得到答案。

只是……如果明天他就不来了,是不是又要回到之前窗边十几秒的限定时间。

隔着铁丝网的沉默下其实蕴藏着二宫强烈的好奇心和与那个少年相识的冲动。这种冲动一天天的堆砌,足以让他借力跨过那道屏障。

准备好了挥棒却迟迟等不到那颗球,不如索性换位站上投球手的位置吧。

二宫主动走向那个躲在树边的少年。

 

交换了名字以后,这次樱井决定争取主动权。

“那...那个,你挥棒的姿势很好看!”

你更好看。

“谢谢,你的机车也很帅气。” 

你也很帅气。

一阵谜之沉默之后,两个少年开始沿着野球场绕圈。

二宫和也决定再当一次投球手率先打破沉默。

“只是樱井君,有件事情我好奇很久了。”

“诶?”

“为什么樱井君明明是溜肩,骑车的时候肩带永远都不会滑下来呢。”

“……”

因为肩带被我的气场震慑了。

樱井翔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向二宫和也扔了一个委屈的眼神。

“那么二宫君,为什么你在球场的时候耳朵都会变红呢。”

“……” 

因为你一直在盯着我呀。

二宫和也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向樱井翔扔了一个心虚的眼神。

但两人的距离也在这意义不明的对话中不易察觉的缩短了。

毕竟是同年纪的男生,从日九的剧情聊到新更的漫画,从模仿搞笑艺人到比划空气吉他,还间或出现樱井翔提供的关于机车的无聊透顶的豆知识和二宫和也跑起的关于加湿器的以假乱真的火车。

在很多点上奇高的默契度和惊人的同步率让他们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在绕到第三圈的时候。

樱井翔知道了二宫君是个运动神经良好的宅男,野球和游戏占据了少年几乎全部的生活。作为校野球队的一员,为了暑假结束后开学的选拔赛努力着,目指着甲子园那个被小心翼翼的安放在每个野球少年心中的神圣之地。

在绕到第四圈的时候。

二宫和也知道了樱井君原来是个“不务正业”的不良,对于能带他追逐光影的机车投注了无限的爱,但其实并没有打过几次架,课倒是逃了不少,成绩却比自己还好,身上的伤疤是被野猫挠的,手臂上的纹着的其实不是“喧哗上等”是“荞麦上等”……

“喂,别看我这样,真要打架我也是能打的。”

樱井翔委屈得撸了一下并不存在的袖子,展示起自己肱二头肌。

“看这肌肉,カッチカチやぞ!”

逗得另一边用手捂着嘴フフフ笑着,抖个不停。

“反正也是装饰性的吧。”

樱井翔在二宫和也的激将之下,竟鬼使神差一把抓起他肖想已久的捂着嘴的汉堡手,把温热柔软的掌心摁在自己被风吹得有些冰凉的手臂上,然后牵引着短短的手指,用指腹摩挲起伏的肌理线条。

……好软。

……好硬。

手倒是有了去处,眼神却无处安放了。

又是一阵谜之沉默。

约莫10秒之后,二宫猛得抽回了手。用激烈的小尖嗓来驱散脸上已经开始升腾的热气。

“谁要摸你手臂啊!”

樱井讪讪的缩回了手臂,却又顺势撩起了自己的背心。

“那……摸腹肌嘛?”

“你是八嘎吗!”

 

是的呀,我是。

现在的我,开心得好像整个人都快要傻掉了。樱井想。

tbc

—————————————————————————

存稿告罄,文力不足,咸鱼危机x

感谢阅读感谢小红心|ω・) 


评论(5)

热度(55)

© 浮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