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一方通行3

01    02

不良少年sX野球少年n

03

光线渐渐微弱,眼看着街边的路灯陆续亮起,两人这才道了别。

在回去的路上,连那些虚伪的灯红酒绿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可憎了,那些浮躁谄媚的下班族看起来只是奔波的普通人,面对母亲惯例对自己又游手好闲且晚归的质问,总是沉默以对的樱井竟意外地说了一声抱歉。

终于有一个机会和对方说上了话,便把那些话颠来倒去地想着,非把那话里的骨髓榨干了才罢。回到家的樱井不断回想着那个下午,在床上轱辘轱辘地滚了好几圈,末了对着自己的枕头小小声说。

我还有好多话好多话想对你说。

 

隔天下午,二宫把又到铁丝网边准时报道的樱井拉进了球场。

“说起来,樱井君也喜欢棒球么。”    

“嘛算...算是。”

二宫把球棒递了过去,然后看着同手同脚握着球棒如临大敌的樱井笑弯了腰。

“嗨,quiz time!请问樱井选手,右外野手指的是?”

"有点...忘了"

“击球跑垒呢?”

“……”

“那安打?”

 被问懵了的樱井翔索性扔了直球。

“我只是喜欢看你挥棒而已。”

“这位选手请不要偏题。” 主持人的耳廓开始飘红。

“那二宫君,我以后能继续来野球场看你练习么。”

 可是只要一看到你就会走神。二宫很纠结。

“不行。会影响训练。”

“我……站的远远的,保证不影响你。”

“……也不行。”

因为那样我就会总想回头找你。二宫愈发纠结。

对着樱井翔明显黯淡了下去的眼神和用牙齿咬白了的下唇。

他心门一松,终究还是放软了语气,正要收回刚刚的话。

“要不……”

“那二宫君!明天练习结束之后,能陪我兜……能陪我测试一下机车的稳定性吗?”

就在樱井以为自己马上要被三振出局的时候,却看见带着歉疚的二宫莞尔一笑。

“好呀,sho酱。”

看着樱井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愣愣的傻笑着,二宫忍不住回头扯了扯他衣角。

“sho酱?”

世界上最好听的三个声音,机车发动的声音,吸荞麦面时的呲溜声,还有你口中叫出我的名字。

 

 

樱井翔最终还是没有捱到二宫训练结束的时间点就出发了。

远远的,我就很远很远的看着,樱井想,一边跨上机车来到了野球场。

却没有听见往常清脆的击球声。

没有……来么。

就在樱井已经淹没在种种自己被嫌弃了的臆想中不能自拔时,却看见不远处一个白衣少年挥着手。

二宫穿着白衬衫站在那里,阳光好像能透过他的身体洒在樱井的眼里。

弯着眼,咧着嘴,歪着头,招着手。

“sho酱!在这!”

被拯救了的樱井似乎又淹没在了想要抱一抱二宫的臆想中了。

“二宫君!”

“叫我nino就行。今天手臂肌肉有点疼,就先不训练了。”

“那我们……”

“走吧,今天是机车测试时间。” 二宫揶揄地笑着。

 

 

樱井先跨上了车,没过多久一片温热贴了上来。只觉得腰侧一紧,后背一绷,心尖儿一颤,握着车把的手也跟着一滑。

紧接着有一双手搭在了肩上,像是在试手感一般蹭了几下,又移到了腰侧,又像是为了测试衣服结实度一样扯了扯衣角。

二宫紧紧捏着他的衣角,然后贴着他的耳边用气音说。

“肩太溜,不好使。”

……

樱井真觉得二宫有时候是没有翅膀的天使,有时候又是没有角的恶魔。

樱井想到了什么,故意晃了晃车头让车身抖了几抖。然后得意得看着二宫有些惊惶地松开衣角,条件反射地环住了自己的腰,虽然还被顺手掐了一把,却甘之若饴。

看着地上那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影子和黑背心上细白的手腕,一阵暗喜之后,伸出食指往斜上方指了指。

“出发!”

 

 

温和的太阳光线落下来,在两个少年弯曲的背脊上贴了一片毛茸茸的光。

二宫被带进了那个机车少年所看到的世界,好奇心终于得到了满足,也开始有些理解樱井对自己述说的对机车的执念和不停向前的快感。永远到达不了的地平线虽不能往,但至少是心之所向。在一方通行的路上,不需要作出种种选择,只要不回头的往前冲就已足够。

虽然心存反骨,但他并没有企图破坏世界,虽然表面上是在逃离世界,其实收敛了一身狂气,用他独有的温柔的方式在寻找掩盖在丑恶表面下那些美丽光影。

在二宫和也眼里,不良少年樱井翔就像他常玩的RPG游戏里那只守着宝藏的恶龙,凶猛又天真,强大又孤独,胆小又自由。

这种反差吸引着一离开棒球场就变得谨小慎微,游离于人群,下一秒就能缩进壳里的自己。

那些宝藏,也许是他心爱的机车,也许是他在机车上所看到的世界。

但是尚未踏上征程前的勇者二宫不知道的是,孤独了太久的恶龙,比起守护他的宝藏,更想做的事,是和好不容易才等到的勇者一起分享他的宝藏。

当流动的空气掀起两个人头发和衣角,当把身心交付于极限中时,二宫的心跳也随着速度表的指针跳动起来。

瞳孔微张、呼吸急促、心如鹿撞。

牙白,好像越来越喜欢了。

一定是吊桥效应的错。二宫想。

在这样刺激的疾行中,是不是不自觉地把加快的心跳和释放出的荷尔蒙错误地归因到了面前的少年,才滋生了这样糟糕又莫名的情愫。

只是不管起因是什么,在这条一方通行的路上,似乎都不可逆转了。

二宫认命般注视着眼前的后脑勺,用额头和鼻尖蹭了蹭樱井在光线下变得绒绒的黄毛,然后悄悄的把手环得更紧了一些。

 

 

机车穿过了街道,公园,河岸。太阳掉到了屋顶,树梢,河面。一黑一白的两个少年,像拉长了的慢镜头分镜一样穿梭在渐变的色带中。

只是毕竟是第一次坐这样高速的机车,长时间漂浮在模糊的光影的海中,产生了类似晕船的效应。这让二宫多少有些不适应,久了便开始觉得脑袋发胀,意识涣散。

“sho酱?” 

“sho酱……先停一下?”

二宫气若游丝的声音很快就被分解在了呼啸而过的风中。

已经不能好好思考的二宫在机车上飘飘然的摇晃着脑袋,为了吸引樱井的注意,没多想就把头钻进了他的胳肢窝。

樱井只觉胳肢窝一热,被猛然间冒出来的毛茸茸的脑袋惊得一个急刹车。

稍一低头就看见了二宫放大的脸,像棕色软糖一样的瞳孔,眼神有些懵懵的,用有些委屈的上目线看着自己,还轻轻地揪着自己的衣角。

再多看一眼自己大概……会忍不住亲下去。

樱井连忙移开视线目视前方,对着眼前的空气发问。

“怎么了?”

“我……我好像有点晕车了。” 二宫软乎乎地说。

我好像有点晕二宫和也了。

表面波澜不惊,内里兵荒马乱的樱井如是想。

tbc

————————————————————————

看完pv的窝也有点晕    

依旧感谢阅读感谢小红心|ω·) 

评论(8)

热度(53)

© 浮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