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一方通行4

01    02     03

不良少年sX野球少年n

机车停在了河堤边,两个人就顺势坐到了草坡上。

二宫盘着腿坐着,眯着眼用力几个深呼吸,总算是缓和了些。

樱井微微侧过头有些歉疚地看着少年。

“抱歉,我不知道你会晕……”

“我很喜欢”二宫打断了他。

“诶?”

 “我很喜欢机车上的世界。真好啊,无关乎的终点的一直向前什么的。”二宫笑着说。

樱井一怔,心里像是封闭的山谷猛然敞开,有大风无休无止地刮进来。向来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才是最让人愉悦,现在才发现有在意的人欣赏自己的宝藏,更有成就感。

“开始只是为了逃离一些我讨厌的东西,现在我想要看更多的世界。”大约是因为夕阳下的河堤自带青春热血属性,樱井突然说。

然后不可免俗的说出了在河堤边的标准台词。

“nino呢,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把勇者斗恶龙通关,换一副新的棒球手套,把储蓄罐塞满,学会后空翻,教haru听懂坐下的口令,追着的漫画永远不完结……还有甲子园。”

末尾那一句突然降低音量加快速度,几不可闻。就像是害怕说出来就不灵了的生日许愿一般小心翼翼。

 “诶,那有在规划未来么?” 

“未来啊,我才没定过什么计划,因为写下了以后总觉得很恐怖,规划未来什么的就像在写遗书一样。”

旁人也许会觉得他是在跑火车惯犯,但在樱井翔心里,二宫有独特的理解和讲述事情的角度,玩着文字游戏,插着科打着诨掩饰心里的害羞或是真实的那一块。樱井沿着那些被他创造出来迂迂回回的小路走着,最后总能够触碰到他的真挚。

“也不知道你的遗书里有没有我。”樱井小声咕哝着。

“才不会把家产留给你。” 二宫更小声地咕哝着避开了重点。

“那你呢,有在规划么”

“有好多好多想骑着机车去的地方,还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樱井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落着他记在小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清单。似乎不需要规划方向,也没有岔路,它们就在笔直的前方等着自己向前。

“但只有一样绝对不想做的事。”樱井顿了顿,突然想到什么,然后皱着眉说。

“绝对不要穿上西装,成为虚伪的大人。”

“恩,我知道。”二宫眯着眼笑,看着那个握着拳头看似坚定又一脸迷茫的少年。

不良少年的叛逆与挣扎,大概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他吧。

 

“走吧,这里的草坐久了有点扎。”二宫说。

“恩,走吧!”

天色也有些晚了,樱井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沾的草屑。走了几步,回头却看见二宫还盘着腿坐在原地。

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有些没听清。

“怎么了?”樱井走近问,却看见二宫朝他伸出了双臂,微微蹙着眉。

这……这个姿势,是在求抱抱吗!?

樱井完全放弃了思考,甚至自我衍生出了二宫正摇动着尾巴的幻象。只是纯粹因为遭受了上目线的二次伤害,就马上凭着本能蹲下身,飞快地搂了上去,扎入了一片温热的皂角味里,柔软得像是抱着一床太阳晒过的羽绒被。

轻轻的呼吸打在脖子上和耳朵边,化作身体里猛然窜过的电流。

这才听见怀里有个闷闷的声音。

“sho酱,我腿麻了……是想让你拉我一把来着。”

诶……诶?!

樱井像是被什么烫到一样嗖的站起来转过身去,有些尴尬的低着头,背着手,踢着草皮。

“喂别走啊,快拉我一把!” 二宫喊着,刚刚的触感还依附在身上,心口也和小腿一样,变得麻酥酥的了。

略显刺眼的红日掉落进了有些孤寂的黄光里,融成了一片温暖的橙色余晖。



眼瞅着暑假就要结束。樱井愈发苦恼。

他的小心思已经不是能简单的止于唇齿,掩于岁月的美好插曲能满足的了,在一点点堆积着,膨胀成了更大的野望。

身体里就像有一个巨大的、以二宫的形状为模板的空洞,得用与二宫有关的一切来填满它。

和二宫走的越来越近,每次喜欢的字眼都几乎要冲口而出。怕他知道,怕他不知道,更怕他是在假装不知道。像七彩的泡沫一样,想要追逐甚至触碰,却又害怕它破裂成一片水汽,彻底消失。

但是再不能好好表达自己的心意的话,等开学就……

就得在学校围墙边挂壁了。

然而告白苦手的樱井,却迟迟下不了决心。

如果他说也喜欢我,如果他说要专心学习,如果他说喜欢的是女生……

脑海无限设想成功与失败后的应对措施以及场景。

既想戴上最美的面具,搜罗了一堆华丽辞藻堆砌出的情话。又想卸下所有的伪装,索性直接冲上去紧紧抱住他不放开。对着枕头演练了无数遍,却在每次与二宫对视的时候丢盔弃甲。

对视……

如果站的远一些,如果看不清他的表情,说不定自己能做得到。樱井终于下定了决心。

 

 

下午,刚刚结束训练的二宫,不明所以地看见场边等着他的樱井突然一阵小跑。

直到他们两之间的距离拉的足够开。

大约是一个投手和一个捕手之间的距离。

看着远处面目有些模糊的红衣少年,樱井做了一个深呼吸。就像是空气中漂浮着大量名为勇气的离子一样。大量地摄入这些离子,让它们在胸腔荡悠了几圈后,他握紧拳头,终于吼出了声。

“nino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樱井刚出口就开始后悔,不小心让困扰自己太久的问题也随着告白冲口而出。

才没有人会在告白的时候问对方喜不喜欢自己的吧。

完了,这绝对是个坏球。恶补了棒球规则的樱井想。

陷入了无限的自我嫌弃中,焦躁地捂着脸不想面对现实,却又忍不住带着少许期待透过指缝偷眼去看二宫。

面目模糊的二宫背过身去,似乎鼓捣了好一阵他的包。

面目模糊的二宫转了过来,似乎手上紧握着一颗棒球。

面目模糊的二宫一个投球,似乎……击中了自己的肚子。

嗷呜!

果然,果然是被嫌弃了。

承受着身心双重打击的樱井捕手弓着背捂着肚子上的球,生无可恋,苦不堪言。就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从心脏开始向上漫延,一直哽到喉咙口不再上去。哽得他眼角几乎开始泛酸。

低落的垂下头,却瞥见棒球上好像有字,连忙抓起棒球,对着光仔细端详。

夕阳下的那颗棒球,

歪歪扭扭地用水笔写着,

「好き」


看见自己的球准度过了头,二宫焦急得跑了过来。

“sho酱大丈夫?”

却被樱井抱了个满怀。

樱井埋在二宫颈窝里,几乎要喜极而泣,所有的纠结和辗转像走马灯一样闪回着,半晌才抬起头,看着二宫琥珀色的眼和眼里琥珀色的自己,带着细微的哭腔闷闷地说。

“这世界上还有比暗恋更傻的事么?”

“有呀”

二宫举起棒球手套挡住两个人的脸,然后飞快地在樱井的唇上啄了一口,像不小心擦过的花瓣。

“双向暗恋。”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活过了死线回来报道

感谢阅读感谢小红心|ω·) 

评论(6)

热度(70)

© 浮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