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影子

学弟n x 学长s 的世界奇妙物语(雾

 

归家部的二宫和也是个阴沉少年。
这是全班都知道的事。
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微微猫着背。
阴沉地缩在教室最角落的阴影里,摆弄着自己的游戏机。
简直像吸血鬼一样畏光。
前桌的高桥和一圈人小小声议论着,获得了一片点头认同。

 

足球部的樱井学长是个阳光少年。
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
整齐的衬衫衣领,永远恰到好处的笑容。
足球场上意气风发的身影,主席台上气定神闲的姿态。
简直像王子様一样迷人。
后桌的铃木和好友们小小声议论着,冒出了一串粉色泡泡。

 

二宫有两个秘密。
第一个。
“其实你是个吸血鬼!”相叶恍然大悟,双手抱胸惊慌失措状。
“那也不会吸你的血,吸了会变成笨蛋的吧!”二宫pia了他同桌的头。

二宫害怕的其实不是光,是光的产物。

影子。

 

刚进初中的二宫,在陌生的环境里尚且形影单只,多少有些不适应。便每天偷偷地在夜里,跟映在墙上的影子倾诉那些憋在心里的话儿。少年内心的那些叛逆的直率的倔强的真实的想法,一股脑都倾吐给了墙上昏黄灯光下微微摇曳,轮廓模糊的影子。在那段时间里,需要排遣的二宫对着影子留下了许多与孤独相关的痕迹。这些痕迹勾勒出他与世界的联系,描摹着他真实的情感,展示了一个少年难以预料的复杂的内心世界。

这影子听多了真挚的内心独白,竟好似被注入了生命一般,成了能够时不时将他内心所思所想映射出实际行动的活物。虽然活动范围只有五米,但每每情绪剧烈波动之时,就足以将少年最本真的欲望、冲动或是最心底的喜怒哀乐毫不留情的曝露在光线之下。

但戴惯了面具的人们,哪容得有人打破规矩,摘下面具。

如影随形这个词对于二宫而言简直是恐怖片一般的存在。

阳光下也尽是些不太好的回忆。

在阳光下,第一次被不认识的女生表白,尚且青涩的二宫僵直了身子强装镇定,努力思考着如何帅气地回应。羞涩的影子却因为不安和害羞不断扭动着,轮廓也像是因为余晖晕红了开来,活像那副叫呐喊的名画,企图在昏黄的地面上找个可以钻进去的洞。同样羞涩的女生也低垂着头,却正好不小心瞥见了这诡谲的景象。Kya的一声尖叫起来,还没有等到答案慌忙跑开。再之后走在校园里时,眼里是各种不自觉的闪避,耳边是窸窸窣窣的议论。二宫只能沉默地拖着他那跳着脚,梗着脖子努力争辩的影子落荒而逃。

在阳光下,被一群不良少年围到了学校后墙敲诈勒索,倔强的少年想要反击却因为人多势众只能垂下了手,紧握着拳,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痕来。墙上那个不甘心的影子却是举起了拳头,狠狠的砸向了对方的影子。对面的混混看着稀奇,又被这反抗激将起了怒意,没来由的开始对二宫拳脚相向,想让他的影子消停些。那影子却愈挫愈勇,直到混混们觉着有些没趣了才恨恨地撇下一句怪胎扬长而去。

在阳光下,地上的影子转化为了不可求的心理阴影面积。

直到升入一个没有熟人的高中,情况才略微好转。却仍旧只能尽力掩饰着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躲在没有光的地方,避免影子的出现。或是在有阳光的地方垂着头猫着背,时刻留心着自己的影子。

主动的孤立让自己变成了一个独来独往的阴沉少年。他也想像其他人一样在阳光下打棒球,在夕阳下的河堤边奔跑。但与其等着别人因为远离自己,不如自己主动蜷栖在黑暗的角落,与其因为影子被别人耻笑,不如把自己变成影子,也许会更好受一些。

唔,其实都不太好受。

 

 

二宫和也的第二个秘密。

这是世界上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

畏光的他好像开始变得十分缺光,需要摄取一种叫名为樱井学长的光才能让自己在阴暗的角落力自行光合作用。

第一次见到学长的时候,二宫正坐在球场边树荫下摆弄着扑克牌,抬眼看见一个男生在阳光下仰着脖子急促地呼吸着,嘴唇有些干燥,露出好看的喉结,光线错落在微微起伏的锁骨上,汗水顺着线条流畅的肌理缓缓向下,浸湿了球服。

二宫像是受了磁力牵引一般向那束光挨了过去,走出了安全的树荫范围。半晌才听见有几个女生咬着耳朵议论着些什么。

啊,原来这就是樱井学长啊。

樱井转过头,看到一个猫着背的清秀男生正瞅着自己,一撞上视线就慌张的背过身去,只留下一个……有些奇怪的影子,若有所思。

二宫半晌想起自己暴露在了阳光下,连忙去瞧地上自己的影子。

自己的影子溜到了学长利落分明的剪影边,竟伸出了指尖,像是为了擦拭汗水一般,轻轻地触碰着学长的额角。

二宫脸一滞,耳一红,落荒而逃。

 

放课回去的路上,二宫回忆着上午的光景,心里竟有些的雀跃,双手抓着书包带慢吞吞地走着,不安分的影子却像春游的小学生一般走着欢快的跑跳步,在夕阳下时短时长。

“想什么这么开心呢?”

二宫吓得脚步一顿,一转头撞进了一双圆溜溜的含着笑意眸子里。

“学……学长!”

“好巧呀,二宫君。”

看着一脸慌张的二宫,樱井指了指他身上挂着的写着名字的胸牌。

“其实早上开始就有很在意的东西,就没忍住跟了你一会儿。”

二宫才刚舒的一口气又在下一秒哽住了。

所以说哪里巧了。

二宫一边垂着头吐槽,一边盯着学长骨节分明的手。

“你的影子好像……找我有什么事”

樱井又指了指地上那个贴紧了自己影子的那个属于二宫的影子。

“别理它,它只是多动症。”二宫生无可恋脸。

“诶你看它在拉小手! 好有趣! ”

“……完全不。”

“是因为你想牵我手么?”

“啊不学长误会了,它和我并没什么关系!”

“诶,我以为……”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我有急事先走了!”

二宫心慌意急地道了别,生怕露了那其实早已露了七七八八的馅,被抓了那其实已经近在咫尺的小辫子。

虽然背后那不争气的影子居然还依依不舍地扯着学长的衣角。
 

 

 

隔天,捧着一把数学卷子的二宫懊恼地向走廊尽头闲置的教室走去。班主任想要拉扯一把偏科过于严重的二宫,说是派了自己的高年级的学生在午休时间给二宫辅导几天数学。

探头一看,发现空荡的教室里坐着一个人,半卷着袖子,正百无聊赖地转着笔。

竟然是樱井学长。

惊得二宫缩回了刚要踏进门的脚,想站在门口先消化一下现状。

“啊,你来了呀”

“诶你怎么……”

这才想起自己分分钟卖队友的影子,八成又是一看到学长就没皮没脸的钻了进去。一阵羞恼感涌了上来,立马噤了声,垂着头乖乖地走了进来。

 

伴着窸窸窣窣的树叶摩擦声,午后的阳光透过飘荡的窗帘,偏过高叠的辅导书,把两个少年的身影铺在了光滑的课桌上。

“这道题会了吗”

“还……还不会”

二宫藏掖着和学长再多待一会的小心思,却没留神自己的影子正同步点着头。

樱井瞥见了影子,抿着嘴一笑,却仍旧不厌其烦的把题重头到尾讲解了一遍。

 

面对了两个小时枯燥的数学公式,加之午后的倦意席卷上来,二宫眼前的数字渐渐晕染了开来,糊成了一团灰扑扑的重影。

樱井抬起头,看见桌上二宫的影子早已把脑袋轻轻蹭了过去,依偎在剪影上那有些溜的地方。而真·二宫正努力睁圆了眼颤动着眼睫抵抗睡意,脑袋却开始不规律的点着,下巴险些要磕到课桌上。

索性把那个不安分的毛茸茸脑勺轻轻掰了过来,安放在了自己肩上。

真可爱。

不管是肩上别扭的这个,还是桌上直率的那个。

                              

 

日子像灯光下摇摆的影一样晃晃悠悠地过着。不知不觉中,补习已经断断续续得延长成了一个学期,影子干出的事也越来越令人害臊。然而二宫已经渐渐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自动屏蔽自己胆大包天的影子,并且学会了抵死不认。

数学卷子从函数刷到了几何,几何刷到了概率。

樱井学长把二宫喊成了和也,和也喊成了小和。

还顺便给影子君取了Ninomi这样的谜之昵称。

 “还是Ninomi要诚实一些。”学长常常对口嫌影正直的二宫这么说。

习惯了旁人惊恐的眼神,看着学长面对这灵异景象总是一脸笑意,二宫有些疑惑,也忍不住问过。

 “学长不觉得我的影子很吓人,很不可思议么。”

樱井凑近了些,轻轻地用手蹭了蹭二宫的头毛,很认真地说。

“我只知道,能遇见你,的确挺不可思议的。”

 到了下学期,樱井开始备战升学,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走廊里碰到也是匆匆的点头示意。虽然知道是因为学业繁忙,但随着毕业的临近,二宫也开始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就算二宫再怎么痛恨自己直率得过了头的影子,没有学长的日子,回到家中,能陪伴自己的依旧是在昏黄的灯光里释放出的影子。

你这家伙是不是恋爱了。

二宫嫌弃得问着墙上那个西子捧心状的影子。

 

对二宫来说,学长像是山间清晨的阳光一般明亮清爽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他所有肌肤。有时又像初秋早上迷迷茫茫的晨雾,隐隐约约、虚虚幻幻的,散去之后在指间只留下些湿意。二宫开始不由得羡慕起了自己的影子,不需要受世俗和理智的限制,只凭着本能行事,想要亲近便能无所顾忌的贴上去。

真是做人不如一条影子。

学长也说过很羡慕自己的影子。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影子,大概会是个黄毛耳钉的不良。

二宫噗嗤一笑,影子才看不出是不是黄毛呢。

有这样的影子的人,一定是能保留自己初心的人。学长常常这么说。

只是真是不公平呐。

自己的心思在学长面前分毫毕现,自己却看不穿学长的真正想法。

在自己的影子对学长这样那样的时候,如果学长的影子也会动。

会回应吗?

还是其实是想要推开的?

二宫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

本能的关了灯,又蜷进一片黑暗之中。

 

 

三月末的樱花如白雪飞扬,直曳人面。

又是一年毕业季。

学长也要毕业了呀。

要去到比五米远得多得多的地方了。

要去到连自己的影子都不能亲近的地方了。

二宫躲在树荫下看着那个被女生团团围住要纽扣的樱井学长。

也好,如果彻底没有了阳光,也不会有奇怪的阴影了。

 “小和!”樱井发现了树后的半张脸,挥了挥手,笑开了眼。

 二宫别扭地走了过去,瞥见了樱井手里的纽扣。

“纽扣怎么还在呢,学长你是不是准备了几十个。”

“你想多了,我就这一个。”

“哦。”

“你想要?”

“我才不要!” 

不,超想要。

“就知道你不要,还有另外一个人要,是留给他的。”

诶……是谁。

二宫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可能性,齐齐化为细密的针扎着自己的心窝,带着莫名的不甘。

 

 

 “Ninomi说它想要。”

樱井指了指地上那个扑上来怒抢扣子的影子。

然后抓起了二宫的手,把还带着温热的扣子摁在了他的手心。

这一小点的热度烫得二宫心口发软,眼角泛酸。

“你就替它代领了吧”

“……嗯”

影子依旧是一片黑沉,二宫的脸上却氤氲起了热气。

“谢谢你……喜欢它。”

“那它喜欢我么?”

樱井看了一眼地上。二宫的影子踮起了脚尖,吻住了自己的影子。

樱井看了一眼眼前。二宫的本体红透了耳尖,小眼神飘忽躲闪着。

“小和,不要藏起你的影子,有我在。” 樱井低声说着。

“你的影子想做的所有事,我都想帮你一起实现。”

比如现在这件事。

樱井托起了二宫的后颈,凑了过去,轻轻地封缄住柔软的猫唇,像是被穿透黑暗里几束日光一样和煦温暖,又像是指间滑过的一捧细沙一样细密酥麻。

 

 

「ねぇ、ほら见て见て 
   影が重なった... 」

 

 

.
.
.
.
—————————————————————————

挨到了二宫毕业的那天晚上,干柴终于勾动了烈火。
坚持要开着灯的樱井,不小心瞥见了墙上两个人交叠的影子。
只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似乎是自己。
想了想,最后还是关上了灯。
二宫:学长,一年前说好的影子想做的事都让它做???

樱井翔撤回了一条消息。

end.


 

评论(27)

热度(425)

© 浮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