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一方通行5

01   02    03   04

只是辆新手自行车
希望老福特放过我不要贴我罚单。

——————————————————

 

好容易吹散了这双向暗恋的雾气,暑假却也没有几天了。眼瞅着要开了学,不同校的樱井和二宫就要面对“异地恋”的威胁了。

于是在这余下的一周里总是能寻出些蹩脚的由头和对方胶在一起。

想找你帮我把这关游戏过了。

买了新的棒球手套想给你看看。

发现了临街一家超好吃的荞麦面。

引体向上能做到三十个了。

但就是说不出那简单的三个字,我想你。

“引体向上能做到三十一个了。”

“你前天说过了。”

“临街那家超好吃的荞麦面有新品种了。”

“喂只是大碗和小碗的区别吧。”

虽然这么说着,但依旧理所当然的约好时间地点,腻歪在了一起。

注视着小小的游戏机屏幕时两个人紧贴的脸颊。

做完第三十一个时樱井被奖励的一个温热的拥抱。

被樱井舔掉的二宫吃完面嘴边不小心沾上的葱。

有一些奇怪的物质在空气中不停的发酵,学名可能是恋爱的酸臭味。


只是到了开学,二宫忙于野球的训练,即便是放了课,也总被留下来训练到很晚。已经一个星期没见面了,在校门口外徘徊的樱井收到了简讯,又一次因为训练被放了鸽子。樱井掏出那颗时常被放在口袋里的棒球,懊恼得瞪着它,这就是阻碍他与二宫相见的罪魁祸首。

却又在看到上面写着的好き时,心又融化成了一滩水。

想见你。

想抱你。

还想亲你。



身为不良少年,翻墙这种基本技能还是十分上手的。樱井曾经无数次翻墙逃离学校,这大概是他第一次难得主动翻墙进学校。

嘛,虽然不是自己的学校。

樱井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四处张望着,开始无头苍蝇一般寻找着学校的野球场。过于着急樱井索性直接拦住了一个路过的男生,抓着人手腕皱着眉急吼吼地问。

“野球场在哪!”

这男生被这一头突兀的黄毛耳钉自带的不良气场吓了一跳,以为是来寻衅滋事的,颤颤巍巍地用手指了指后面被绿树掩映着的地方。

“就……就在你背后。”

诶,樱井有些懵的回头看了眼,还真是。

“谢谢你!”

亮晶晶的眼神衬着唇红齿白的微笑十分晃眼,转身跑开之前还没忘鞠了个躬。小同学也懵了,感叹着现在的不良都这么颜值高讲文明懂礼貌了么,完全忘了一分钟之前自己的手腕甚至被抓得有点生疼。

 

结束了投球训练的二宫恰巧朝着场边走去,马上就看见了铁丝网边那个卖力地挥着手试图给自己增加存在感的黄毛,连忙飞快地跑了过去。

“你怎么…”

“我想你了。”樱井不假思索便冲口而出。着急得已经不需要那些千奇百怪的理由的遮掩了。

“恩,我也是。”二宫莫名有些感动,也终于说了实话。

“那我可以亲亲你么。” 

“不要脸。”二宫红了耳朵。

这儿可是学校,大庭广众之下,樱井翔你的脸皮可以再厚一些么。

当然可以。

樱井凑过去飞快地在不满地翘着的唇上吮了一口。

“是你说不要亲脸的。”樱井笑得一脸狡黠。

二宫向教练请了个假,跑回来对樱井说,“你去校门口等着,我去更衣室拿点东西就去找你。”

“不要,我和你一起。”好不容易见到了,一刻也不想分开的樱井拉住了二宫的手,还不停摇晃着。

“……你这是撒娇么。”

“是!”樱井理直气壮,一脸殷切。

无奈的二宫只能遮遮掩掩地把这个校外人士带进了更衣室。

只是刚走进去没多久,就看到门口闪过老师的身影,二宫心里一个咯噔,慌忙拉着樱井躲进了离得最近的更衣间,要是被发现自己擅自带外校学生进来就麻烦了。

但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事情好像变得更麻烦了。



在狭小而安静的空间里,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日光映射下脸上细小的泛着微光的绒毛,乱了节拍的呼吸声和沉闷的心跳声,衬衫上柠檬的清香混合着雨水的气味,掠过脖颈的一团团呼出的潮湿热气,氤氲成了一片燥热的暧昧。

樱井和二宫缩在小小的更衣间里,呼吸着对方的呼吸。老师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但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动作,注视着对方,相对无言,想要把这令人头脑迷倦的时间和空间拉伸得再要长一些,缩得再小一些。

樱井汗湿了额角,一簇簇的蜷着,眼神晶亮。二宫的头靠着隔板,微仰着头,松散的刘海有些长了,耷拉下来遮住了眉眼,还衔着几滴汗珠。

两个人像是雌伏的幼兽,屏着息,等待着什么,隐忍着什么,随时就要爆发。

看不清二宫表情的樱井只能紧紧的盯着他下巴尖上那滴将落未落的水珠,看着它伴着呼吸微微伏动着,看着它滑过了那颗下巴痣,看着它随干涩的喉结滚动着,留下一条水痕。


强迫症如樱井翔,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把它舔掉。

他也这么做了。

那滴水是咸的,但二宫是甜的。

舔上喉结的那一刹那,细密的火花从尾椎骨开始蔓延,直达神经中枢,直到燃尽引线,引爆了空气里已经饱和的欲望因子。

顺着水痕向上,柔软的唇瓣贴到了一起,软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

少年人特有的光滑的肌肤下包裹着的骨韧毫无章法地相互触碰着,衣料的摩擦声夹杂着隔板的碰撞声。

他们焦灼而又小心的探索着对方的身体,像是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的两个少年, 只舍得一小勺一小勺地挖着,一点一点地尝着, 看看里面究竟有多么的甜,然后上了瘾般越挖越深直到彻底陷落。

探入衣角的手,舔着锁骨的舌,划过胸口的指甲尖,磨蹭着的鼓涨之处,四处点着星星之火,一发便不可也不想收拾了。

“sho酱”

二宫抓住了樱井的手腕,轻轻地挠了挠他的手心,声音有点哑。

“嗯?”

“帮帮我”

樱井蹭得一下气血直上涌到天灵盖,反手抓了二宫的手摁在隔板上,咬着他的耳朵说。

“等价交换。”

小小的更衣间到了沸点,像是烧杯一样蒸煮着两个少年的透彻直白的欲望,蒸得二宫眼角泛红,蒸得樱井口干舌燥,最脆弱的地方被对方攥在了手中,汩汩冒着的泡一个个破裂,溢出了压抑低哑的呻吟和满足的叹息。

不够,还不够。

青涩而直率的少年人,不在乎对不对,只消想着够不够。

他们需要很多很多时间去填补那些不够的部分,已经无暇思考其他了。

少年们愈发急切得互相抚慰着。触感越来越鲜明,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像是两颗被一起挤弄的新鲜柠檬。

青涩而酸软,饱满而欲滴。

带着一身透明的露珠,在相互摩擦间轻轻的一捏,柔软的果粒汇聚在一起碾磨挤压冲撞着,薄膜一点点膨胀而爆裂,终于一个瞬间在冲破了临界点,一齐淌出了半透明的黏腻汁液。

初尝的滋味像清新而凛冽,刺激得人直分泌多巴胺。

 

餍足的樱井半睁着眼撑着隔板,看着还在闭眼喘息的二宫,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但仍然在迷蒙间寻到了二宫的唇贴上去,用绵长的吻填补突如其来的空落。

“呐,我们这样就算是上本垒了么。” 樱井细细地舔着二宫的耳廓,总觉着还有些个意犹未尽。

“还……还不算。”二宫脑内迷迷糊糊的闪过了不小心翻到的自家姐姐那些奇怪的漫画,顿时脑袋发涨,眼神有些飘忽。

“诶?”

“跟你这个棒球白痴说不清。”

“这和棒球有什么关……唔”

二宫凑了上去,用嘴封住了那个自己暂时羞于回答的问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阅读感谢小红心|ω·) 

评论(5)

热度(88)

© 浮油 | Powered by LOFTER